落鸦

人形自走耗时装置

混邪

目前沉迷原创

自我介绍


啊啊这里是落鸦,所谓的业余写手兼业余画手(双渣
目前的墙头有:全职/MHA/BSD/凹凸/p大原耽
杂食型……粮好吃的话基本上都可以。
但是绝对雷区是叶蓝/太芥/瑞嘉瑞_(´ཀ`」 ∠)_
当下在产原创,正在努力的摸索自己的道路。
可能不会写同人……年少无知的时候产的伞修是我一生的黑历史(猛虎落泪。
这辈子都造不出车的清水文体质(。
是加缪和里尔克的狂热粉。
最后疯狂安利八爷∠( ᐛ 」∠)_,就酱。

关于黑夜

唔大概适合在下雨的夜晚看吧……

他感受到冰冷的雨丝砸在他的臂膀上,头发也旋即变得潮湿,雨水顺着脖颈打湿衣衫,滑向指尖,旋即又滴下,落进一片无际的水域里。水并不深,恰好漫过他的膝弯而已。

他的视野被黑暗包拢,仅有小小一点白光刺破夜色。
他紧盯着它。

雨一直下着,没有要停的意思。那白光是什么呢?他思索着。是否要顺着那光前行?毕竟在这片几乎连水面都难以看清的水域来说,黑暗太过廉价,光是蛛丝,是稻草。他在原地打了个圈,每一步都十足小心。雨淅淅沥沥地打进水面,传来不断破碎又愈合的声音。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,向白光迈出了第一步。

开始时的脚步是激动而又敏锐小心的。他并不确定水面下究竟包藏着什么。坎坷不平的水底陆地,突...

中了写了大纲就不想好好写文章的毒_(´ཀ`」 ∠)_
没有deadline这种东西,自由创作果然就显得格外艰难(´;ω;`)

Reprieve

真的是好久没发文了……

我在冰洋上见过那个女人最后一面。她自出生便从未迈出过灯塔一步,却在死后被人们抛进冰洋,长眠海底。


她美丽的灰色眼睛现成了一把烈火后的余烬,曾白皙鲜嫩的肌肤已如枯木树皮。她素爱从每位来客那里搜集或平庸或稀奇的古怪东西,把它们一件一件悬挂于天花板上,看这座奇妙绝伦的杰作把冰冻过的阳光折射出璀璨光芒。


可现在——可现在我眼看她透明无色的鲜血濡湿了我的双脚,昔日的光芒成了碎片散落满地,唯有我曾赠予她的洁白羊角消失不见。她的心口处血肉模糊,几尾小小鲸鱼在她的皮肉下游憩,最终悉数在翻开的粉色枯木上搁浅死亡。喑哑的破碎声传来,源头是她冰铸的脊柱。


我走下灯塔时,人们正在讨...

1

Sapless petal

她想成为天空的飞鸟,或是大海的游鱼。陆地上的盐分所剩无几,因而生长成为一件难事。她的母亲教她弯腰而又不至匍匐着寻找盐粒,她的父亲整日与谷物斗争,金色波浪用另一种方法养育她。可日子也总有歉收时,此时她就要担心自己的生命是会被上帝带走,还是以其他方式活下去,最后与大地母亲相拥。

星星已经变得稀少,海面也不再澄澈。肌肉与脂肪都在流失,脊髓可能也在面临同样难题。她想彻底摆脱盐粒,亦或是整日依赖它。无论哪种都好,她渴望着有人为她做出选择,然后就不必在贫瘠的陆地接受不可饱食的折磨,不必担心玫瑰只会于六尺之下的腐骨中生长——她宁愿玫瑰现在就在她的血脉中扎根,尖刺深入心脏,花开在深凹的眼窝和洁白的肌肤之上,骨架...

2

SISYPHUS


•瞎写

我预感我会死在这第十一次自杀里——就像失败的前十次一样,可我依然这样做了。

我看见气泡散乱的上升然后消亡,也看见了迷离光彩。水是诚实的,所以它忠诚的折射着每一丝纤细的光。我回忆起了曾与我同眠的那个女人,她并不引人注目,可有一双足够漆黑的双眸。它们比黑夜更浅,但比绝望更深。窒息感一点点蔓延开来,我便又复看到了那一片迷人的黑。我享受溺水窒息的感受——我尽力去感受生活带给我的一切,可我却又在阻挠我自己。我常常觉得自己像那只将玫瑰之刺送入心脏的夜莺——像那样的一位伟大的殉道者。我将玫瑰赠予每一个人,却无法成为每一个人的夜莺。

黑色的水蛇已经攀上了我的脚踝,永夜的乌鸦在水面之上喑哑嘶叫。所有的回忆变成...

3
 

© 落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